2020丝瓜影视

“失算,失算!”慕容复懊恼一阵后,忽的心中一动,“她内力被封,短时间内肯定解不开,现在说不定就躲在附近,我要不要找找看?”

想到就做,慕容复身形恍惚,四下寻找起来,当然,昭台宫他是不敢去了,眼下三大供奉齐至,虽然其中一个受了重伤,但他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,另外两个联起手来,他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逃脱。

他不知道的是,此时昭台宫深处,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正将一个赤着身子的女人放到床上,随即气喘吁吁的自语道,“累死我了,看你挺瘦的,怎么这么重。”

原来赵金玲并没有跑,只是被这个小女孩救了,说来也是慕容复倒霉,小女孩本来就住在昭台宫里,外出时正好撞上被人扒光衣服的赵金玲,便将其救了回来。

小女孩长长吐了口气,一双大眼好奇的盯着赵金玲,尤其是那傲人的身材,时不时低头看看自己的,小脸上满是嫉妒,心里想道,“活该被人劫色,长得这么大,如果我是男人,我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赵金玲被她看得面色羞红,但口不能言,只能转动水汪汪的眼珠,向她投去哀求的眼神。

小女孩叹了口气,说道,“罢了,谁让咱们都是女人呢,不过点你穴道的人真是个高手,我使出全身功力也未能撼动分毫,只能慢慢磨了。”

……

转眼间数个时辰过去,天色蒙蒙发亮,慕容复几乎找遍了整个后宫,却没发现赵金玲的影子。抬头看了看天色,他无奈叹了口气,只得放弃了,如果到天亮还不离开皇城,只怕就走不了了。

待天色大亮,慕容复回到客栈,叫醒了尚在睡觉的洪凌波,二人匆匆离开客栈。

重新找了一家客栈,慕容复还不放心,又施展易容术将他跟洪凌波都易了容,慕容复变成一个相貌普通的书生,而洪凌波则化成一个相貌平常的妇人,身份是妻子。

洪凌波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但身份的瞬间转换,她心里有几分雀跃和欣喜。

气质女神深秋户外写真

忙完一切,慕容复让洪凌波守在门口,他自己则运功疗伤。

洪凌波望着面容普通,但难掩一身出尘气质的师祖大人,心思不知飘到了何处,若非脸上被易了容,便会发现她的脸已经通红一片。

时间一晃,便到了傍晚,慕容复睁开双眼,长长吐了口浊气,精气神恢复饱满。

慕容复看了看尽职守在门口的洪凌波,心中一暖,到底是自己培养的人才值得信任,口中说道,“辛苦你了。”

洪凌波心头一热,急忙说道,“凌波不辛苦,愿为师祖做任何事。”

话一出口,她登觉大羞,这话怎么听都觉得有歧义。

慕容复毫无所觉的点点头,“对了,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?”

洪凌波正想答话,忽然“咕咕”几声怪异的声音响起。

慕容复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她肯定是一整天都没有出过房门,不由笑道,“饿了吧,你啊,我又没说不让你出去吃东西,走吧,边吃边说。”

其实不止洪凌波,就连他也觉得腹中空空,饥饿难耐,修炼内功之人,除了从天地间获取能量,还能从食物中获取一部分,只是相较来说,食物中的能量比较驳杂。

是以内家功夫修炼到深处的人,都会控制饮食,倒不是说不吃不喝,而是尽量吃得清淡一些,可以保持功力精纯,或者专食一些特定的食物,比如黄豆,其中蕴含的能量多而精,是恢复内力最好的食物之一。

当然,这样一来就容易导致体力跟不上,长此以往还会让人面黄肌瘦,营养不良,纵然内力再如何精纯深厚,也没多大用处,故而慕容复从来不讲究这些,该吃还是要吃。

望着一桌子大鱼大肉被慕容复风卷残云的扫入肚中,洪凌波惊讶之余,也有股莫名的亲切,以往在她心里,慕容复恍如神明一般存在,只要他一句话,她就是献上生命也在所不惜,直到此刻,她才觉得慕容复是那么的平易近人。

“吃啊,再不吃被我吃完了。”慕容复一手拿着红烧蹄髈,一手拿着醉香鸡腿,口齿不清的说道。

洪凌波登时回过神来,微微点头,鬼使神差的,学着慕容复的模样,拿起一只鸡腿,慢慢啃了起来。

不多时,二人都吃得差不多了,洪凌波想起此前慕容复让她查的事情,于是低声说道,“师祖,您让我查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,京城共有四家书院,其中岳麓书院最为出名,由一位姓黄的退休官吏创办,分文武两班,如今宋庭许多文武官员都出自岳麓书院。”

慕容复微微点头,对此并不如何在意,他只想找到黄裳的老巢而已,毕竟三大供奉中,一个林朝英已经结下死仇,一个王重阳也靠不住,只有黄裳最有可能搭上线。

洪凌波犹豫了下,鼓起勇气问道,“师祖昨晚受了伤,可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慕容复也没有隐瞒,将昨晚皇宫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些,至于赵金玲跑了的事他没有提,倒不是有意隐瞒,而是觉得丢脸,说不出口。

想起赵金玲,慕容复也是有些恼怒,心中暗暗想道,“哼,你以为能逃出我的五指山,等我下次抓到你,非叫你付出代价不可。”

其实今天他刚离开皇宫,便立即带着洪凌波转移,并易容掩饰身份,就是怕赵金玲逃走之后,率兵来报复,但让他奇怪的是,至今也没半点动静传来。

想到这他对洪凌波说道,“稍后你去咱们先前住的那家客栈附近打听打听,看有没有什么动静,远远观望就好,不要靠近。”

洪凌波领命而去,慕容复皱眉沉思一会儿,便朝岳麓书院的地址赶去,沐剑屏的事情不宜多拖,即便不知道黄裳那老头的态度,他也要亲自跑上一跑,如果黄裳那边也行不通,那说不得他只好采取最后手段,让林朝英后悔去吧。

半个时辰后,慕容复来到东市,这才知道赵金玲为什么总是一副看土包子的眼神看他了,与东市比起来,西市完全称得上贫民窟了,即便到了夜晚,相较于西市的人山人海,车水马龙,东市则要清净得多,出入都是绫罗绸缎,豪华车辆,没了街边摆摊的小贩,有的只是一家家装饰奢华的门店。

“好家伙,难怪说江南是天下粮仓,而临安府更是掌管着整个江南钱粮的一半,这只是平民区,都这么有钱,如果到了‘贵族区’又该是何等风貌,也难怪宋庭皇室会堕落了,在这样的环境中,想不堕落都难。”慕容复心里略带感慨的想道。

不一会儿,岳麓书院遥遥在望,门庭古朴,建筑宏伟,不似别的书院那么书卷气息浓厚,这里处处透着肃杀**,颇有种“众人皆醉唯我独醒”的味道。

眼下申时将至,天色已然大黑,慕容复下意识的闪身翻进围墙。

有时候他甚至会想,自己这身轻功不去做贼真是可惜了,事实上他也跟个贼没什么区别了,不管到哪,几乎没有走过正门,都是偷偷摸摸的。

在书院中转了一阵,除了住宿区外,几乎没什么人,也无人看守,不得不说,这书院外面看着豪华**,但里面却是十分简洁,甚至可以用“清苦”来形容,不用想也知道,黄裳定然是有意如此,培养学员的毅力。

慕容复找了半天,终于在挟持一个学员逼问之后才找到黄裳的住处,这是一个僻静的小院。

隐伏在暗处观察一会儿,除了几个仆役出入外,便再无什么人,慕容复意识延伸过去,也没发现什么高手气息,心想黄裳身为供奉,多半跟林朝英一样住在宫里。

他原本就是抱着一试的心态,既然黄裳不在此,也就没有久留的必要,不过就在他要动身离去时,忽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,“好了,前面就是我家了,不必送了。”

随即另外一个男子声音响起,“还是让我再送送师姐吧,这里本就偏僻,万一你又晕倒了可怎么办。”

女子似乎有些无奈,“好吧。”

不多时,一男一女朝着小院走过来,慕容复抬眼望去,不禁愣了一下,男的也就罢了,一身书卷气息,长得也算可以,女的面容清冷,如花四月,是个顶级大美女,关键是这女人他还认识,正是本该呆在燕子坞的黄颖。

当初他与黄裳约定,让黄颖跟在他身边做三个月的侍女,本来是想治好她的九阴绝脉,但后来他将黄颖带回燕子坞后,便一直东奔西走,如今三月之期早已过去,没想到她却是自行回到临安府。

但见此刻的黄颖脸色苍白,眉梢眼角透着丝丝寒气,听方才那男子的话,似乎还晕倒了,难道她身上的九阴绝脉已经压制不住,快要爆发了?

慕容复心中如此想着,这倒正好是个机会,别人拿九阴绝脉束手无策,他却是简单得很,只要牺牲一下色相就行了,顺便逼迫黄裳老头就范,一举数得。